陈爱英:浅谈儿童阅读推广

2021 10-08
分享
栏目

国内

阅读

215

我是一名家庭教育工作者,一个偶然的机会感受到绘本的魅力,从此便爱上了儿童阅读。怎样把绘本那神奇而又有魔力的魔法施展出来呢?如何让绘本阅读在儿童的世界真正成为生活常态?阅读推广人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承载着什么样的职责和使命呢?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林文宝老师和王林老师曾提到:阅读推广就是激发人们对于阅读的热爱,阅读推广人除了本身是一个践行者,要注意自己的社会角色是什么——不是工作的教师,不是专家,是促进者、中立者、倾听者,也是媒介者、引路者和解读者。阅读推广人需要做的是将阅读的美好展现,示范,在孩子和家长心里种下一颗种子,激发人们对阅读的热爱。

中秋节共读绘本《月亮的味道》

个人认为,“媒介”二字应该是比较好的诠释。成人既需要成为“孩子和书”的媒介,同时也需要成为“家长和阅读”的媒介。在我有限的了解中,目前社会对于以儿童为直接对象的阅读推广比较普遍,也就是说,承载“孩子和书”是常态,而以成人为直接对象的阅读推广比较少。如果能推进以成人为对象的相关阅读推广活动,我想对于激发儿童对阅读的热爱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艾登·钱伯斯在《打造儿童阅读环境》中提到,每一次的阅读,我们都是遵循着一定的循环历程的,在这个周而复始的循环中,有协助能力的大人是处于圆心的位置,极其重要。儿童阅读是需要环境的,而环境需要老师和家长去共同创建和引导。如果有一位值得信赖的大人为孩子提供各种协助,分享她的阅读经验,那么孩子可以轻易地排除摆在他眼前的各种阅读障碍。在孩子0-6岁之前黄金阶段,最值得信赖的“重要他人”是父母,所以家长的基础作用更甚于老师。阅读推广人,应该是“爱阅读”的一个契机,让孩子走进来,用新经验不断加固,而能够持续加固为“热爱”,我想非家长莫属。

所以,我认为阅读推广人应该要有“三懂”——“懂阅读,懂孩子,懂家长”。社会阅读推广人以己身为媒介,起到引路和示范的作用,家长(家庭阅读推广人,也是未来的社会阅读推广人)持续促进、倾听和解读儿童阅读。所以,吉姆崔利斯的《朗读手册》里说——你或许拥有无限的财富,一箱箱的珠宝与一柜柜的黄金,但你永远不会比我富有——因为我有一位读书给我听的妈妈。

低幼儿童喜欢的绘本《米菲》

我曾尝试在我的家庭教育课程中,尝试加入绘本的内容,收获颇丰。很多成人因为讲座而认识绘本,也从绘本中更懂得孩子,相得益彰。比如我在关于孩子睡眠的讲座中读过《晚安月亮》,很多家长开始尝试亲子的睡前阅读;关于情绪管理的讲座中读过《菲菲生气了》《爱德华-世界上最恐怖的男孩》,有位家长讲座后开始和两岁多的孩子读绘本,至今已经坚持到孩子四岁半基本没有间断过,前段时间还反馈孩子最爱的一本是《和甘伯伯去游河》;在疫情期间,我曾在微信群给家长分享《田鼠阿佛》,有家长感触:我从来没有允许我的孩子可以独自发呆。……在这个过程中,我通过绘本让家长们更懂得孩子,理解孩子,对于促进儿童阅读应该是有很大的帮助。阅读推广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首先让孩子爱上阅读,之后学会阅读,在阅读中学习、思考,并勇于批判,借鉴他人的经验,然后完成自我认知,形成自己独有的世界观和价值观。

如何推进呢?王林老师提到,阅读推广人的职责是与家庭合力,而不是独自承担。所以,这也是我爱和作为成人的家长读绘本,聊绘本的原因之一。况且,从阅读的领域来看,初初接触少儿阅读的成年人,不也是这个领域的孩子吗?所以,真正的阅读推广人,应该也有必要让家长知道为什么要读,了解读什么,以及如何和孩子共读。或者说,让家长先爱上童书,也是阅读推广的助力和途径之一。


编辑声明:宝宝网是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平台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文章内容为作者未知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建议,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。

相关阅读
文章图文排名